B座西窗
文史 | 从熊十力读小说说起
来源: 2017-11-27 10:34:13

 

文/肖复兴
 
《十力语要》中,记录了从不读小说的熊十力读《儒林外史》的一则逸闻。他说:“吾平生不读小说,六年赴沪,舟中无聊,友人以《儒林外史》进。吾读之汗下,觉彼书之穷神尽态,如将一切人,及吾身之千丑百怪,一一绘出,令吾藏身无地矣。”
 
熊十力头一次读小说,竟然将自己设身处地在小说之中,《儒林外史》中种种读书人的千丑百怪,成为他自己的一面镜子,照得他汗颜而藏身无地。这是熊十力这样的哲人,与一般学者及评论家读小说的区别——很少有学者将小说作为洗濯自身污垢的一池清水。
 
这是有原因的。熊十力一直坚持自己的“本心说”和“习心说”——也就是后来有人批判他的唯心主义学说。他认为,“本心”是道德价值的源头,所以要坚持本心,寻找本心,发现本心。而“习心”则是从本心分化剥离出来的,是受到外界的诱惑污染的异化之心。所以,他说拘泥于“习心”,掩蔽了“本心”,从而偏离了道德源头,便产生了“善”与“染”的分化——“善”与“染”,是熊十力特别强调的两个专有名词。他说:“染即是恶。”“徇形骸之私,便成乎恶。”他说:“净即是善。”就是面对恶的种种诱惑而不迷者。
 
于是,他强调坚持“本心”,就要“净习”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要和染出的种种恶,做自觉的抵制乃至斗争。所谓“净习”,就是操守、涵养、思诚——这些已被很多聪明的现代人和“精致利己主义者”称之为无用的别名。熊十力却说:“学者功夫,只在克己己私,使本体得以发现。”只是,如今的所谓学者功夫,早已经无师自通的“功夫在诗外”了。
 
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也就明白了,1946年他的学生徐复观将他的《读经示要》一书送给蒋介石,蒋介石立刻送给熊十力法币两百万元,助其办学。熊十力很生气,责怪徐复观私自送书给蒋,拒收这笔款项。后来,架不住徐复观反复劝说,熊十力勉强收下了,但马上将赠款转给了支那内学院,如此之钱毫不沾手,可谓称之为“净”。
 
1956年,熊十力的《原儒》一书出版,得稿费六千元人民币。这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目,他拿一级教授最高的工资,每月也只有345元。六千元,相当于他一年半的工资总额,在北京可以买一套相当不错的四合院了。但他觉得当时国家经济困难,他不要这笔稿费。后来,在朋友们的反复劝说下,他表示只拿一半三千元。
 
对于大多世人追逐的名与利,熊十力有自己的见解和操守。他说过这样一段有意思的话:“所谓功名富贵者,世人以之为乐也。世人之乐,志学者不以为乐也;不以为乐,则其不得之也,固不以之为苦也。且世人之所谓乐,则心有所逐而生者也;既有所逐,则苦必随之。乐利者逐于利,则疲精敝神于营谋之中,而患得患失之心生,虽得利而无片刻之安矣。乐名者逐于名,则徘徊周旋于人心风会迎合之中,而毁誉之情俱。虽得名,亦无自得之意矣。又且逐之物,必不能久;不能久,则失之而苦盖甚。”
 
这段话,熊十力好像是针对今人而特意说的一样。他说得多么明白无误,名与利的追逐者,因为有了追逐,苦便随之而来。志学者因本来就没想起追逐名利,不以为乐,便也不以为苦,而求得神清思澈,心地干净。万顷烟波鸥境界,九秋风露鹤精神,落得个手干净、心清爽,精神宁静致远。
 
只是如今就像歌里唱的那样:“不是我不明白,是这世界变化快。”熊十力所能做到的“神思弗乱”,已让位于他所说的“逐”而纷乱如麻。这个“逐”,不仅属于世俗之人,也属于象牙塔里的学者们的自选动作。不仅止于名与利,还有权与色,如巴甫洛夫的狗一样,听音闻味,不知不觉就奔向物欲之渊。熊十力的“本心说”,在其“习心说”面前,已丢盔卸甲。
 
来源:今晚报
| 微矩阵

北京pk10规律出号(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